当前位置:广州诚致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情感王源张子枫,张子枫的凶相和王源的觉悟让多少小花和顶流脸红
王源张子枫,张子枫的凶相和王源的觉悟让多少小花和顶流脸红
2022-09-30

01. 张楚与王源,摇滚老炮与顶流偶像

张楚,1968年出生,今年53了,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有两个姐姐。

“最老的姜”张楚

1994年的春天他与窦唯,何勇在魔岩唱片同时推出各自的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黑梦》,《垃圾场》。

张楚在红馆演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到了冬天他们和唐朝乐队赴香港红馆举办“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引起巨大的轰动,被称为“魔岩三杰”,而他们每一首歌曲的演唱台下都有千万双手为之挥舞,他们的摇滚乐影响了一代人。

“魔岩三杰”

在26岁的张楚高光时刻过去整整6年后,王源才刚刚出生,今年21岁,家里的独生子,13岁出道,8年时间晋升为内地娱乐圈顶流偶像,所到之处同样有千万双手在他面前挥舞,不可否认的是他也影响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代少年。

“最鲜的肉”王源

可若是放在27年前,他会是被摇滚老炮们嗤之以鼻,甚至被“灭”的对象。然而谁也想不到这两辈人如今一起坐在录音棚中,王源尊称张楚老师,张楚则称王源为您。两代人相敬如宾地探讨着一首曾经的老歌:

哦姐姐~带我回家~那是张楚于1989年在同学宿舍里写的一首老歌《姐姐》。

张楚《姐姐》MV

因为王源要演唱这首歌,张楚为他监棚,说实话当属于张楚那个年代的我看到这一幕时就已经开始泪目了,我感慨年轻时的偶像张楚和我自己现在已经要被很多人叫叔叔甚至大爷了,同时也感慨王源这样的后生那么的年轻和优秀,而且也没有忘记在音乐中不分老少,能把好作品通过自己向下一代人传唱下去,或者至少让他们知道曾经有这样的歌存在,写它的人是那么的酷,足以。

在录制前,能看出王源有点小羞涩,坐在转椅上转来转去,不时抬眼偷瞄一下认真工作的张楚,然后找到一空隙,又或者是自己鼓足了勇气对张楚说:谢谢张楚老师,谢谢您,我是认真的。唱这首歌我特别荣幸,跟您合作特别荣幸,发自内心的。

而张楚则不自觉的眼睛望向别处,没错,这是他从年轻时开始,很多时候跟别人交流时的一种常态,不看着对方,或者说有点刻意回避对方的视线。别看是摇滚老炮,53岁的大叔,但音乐之外的张楚始终还是那样的腼腆,谦逊。

而我在这里更要赞一下王源小朋友,他与张楚的交流,他看张楚的眼神也一直都带着一种敬畏。说实话作为他这一代人,我认为从心底是根本无法理解属于张楚那一代人音乐中特有的愤怒,惶恐,悲伤和挣扎的。

就像他问张楚:这个版本跟原来的版本是有挺多调整的......

王源《姐姐》MV

我听了王源唱的这首《姐姐》最明显的就是那句经典的:哦姐姐~带我回家~被改成了:哦姐姐~你去飞呀~放开我的手~就不会累了......

张楚则回答说:以前那个版本就是比较讲究创新一点,因为这个版本是给电影配乐,所以它的色彩宽度就做宽了......

我从王源的眼神中似乎感觉到他当时应该是有点儿懵的,怎么32年前写的老版本是创新呢?什么叫色彩宽度更宽了?一时之间只能先点头。

我想这就是音乐和各类艺术的魅力所在吧,任何一个作品,在创作者,改编者,受众,每个人的心里的感受,理解角度和看法都不相同,所以艺术有时是虚无缥缈的。但在每个人心里它又都有一个自己认为的具象所指,所以有时又是实实在在的。也许这就是齐白石大师所说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意思吧。

而回到这个场面,妙就妙在王源足够尊敬地去倾听,张楚足够真诚,按自己的意愿去表达。仿佛在这一刻,两代人都沉浸在音乐的语境中,而非世俗的话语间。同时也回归到一种人与人之间难得的平等交流状态,无关年龄,无关金钱,无关地位,无关名声,此时此刻他们都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情绪和色彩的艺术家。

而让促成这一和谐时刻的是编剧游晓颖和她写的一部电影《我的姐姐》。

游晓颖

02. 姐与弟,凶与柔

王源问张楚:您当时为什么要写一首这样的歌?姐姐是明确指了一个人吗?还是一个意向?

张楚坦言自己有两个姐姐,所以自己觉得小伙伴就是姐姐,有一些挫折成长的一个故事。而王源也坦言,作为独生子的自己只能试着从电影中去理解这种感情。

他对电影中张子枫所饰演的姐姐是这样评价的,真实,独立,甚至有时看起来有点儿凶。但她也很细腻,柔软......

电影《我的姐姐》

是的,这些名词和动词混合在一起就是对张子枫演技的肯定。

电影的故事从父母意外离世后,姐弟两人的朝夕相处开始。

电影《我的姐姐》

姐姐大学毕业在家乡从事护士工作,但真实情况是父母将她临床医学的志愿改为了护理专业,考虑以后她能在离家近的医院当个护士,能尽早为家出一分力。说白了就是能帮着负担弟弟未来的学业和前程。

但不甘心的姐姐仍抱着去北京考研进修,当医生的理想和抱负,然后与爱的人恋爱结婚生子,成为生活在大都市中普通女性的一员。弟弟是她上大学住校以后降生的,所以四年间姐弟俩没见过几回面。这个对于姐姐来说突然出现的幼年弟弟却成为了她尚未启程的这条人生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电影《我的姐姐》

而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凶!

电影《我的姐姐》

第一就是“凶”弟弟,她拽着在街上哭闹着要爸妈的弟弟被街上的好心人误以为是人贩子,好心人说:哎,我看这娃好像不想跟你走啊。

“那跟你嘛!”姐姐恨不得甩掉这个拖油瓶。

第二“凶”朱媛媛饰演的姑妈,因为在姑妈的思想中“长姐如母”,姐姐现在的责任就是负责把弟弟养大。

姑妈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在自己18岁时母亲让她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也就是姐弟俩去世的爸爸,当时她的母亲说她啥子都要优先儿子来,让姑妈就别想了......姑妈做到了。

电影《我的姐姐》

姐姐使劲摔下手中的食材凶道:你替我想一下姑妈,我将来还要结婚生娃呢!

电影《我的姐姐》

她也对肖央饰演的姑父“凶”,也许只因为她嫉妒,为什么他们养了一个独生女可可,好生照顾,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工作,圈子,最后嫁人,而自己为什么不能?都是女儿,人和人为什么不能一样?

电影《我的姐姐》

是呀,电影里的姐姐在父母去世后正式与这个弟弟相处之前一直把自己当成独生女。她跟独生子王源一样,意识里没有兄弟姐妹,你让他们如何理解要为了另一个人而去付出甚至牺牲自己的生活呢?

再加上现在6岁的男娃淘得连亲妈都会发狂,更何况这个自己还算是孩子的姐姐呢?

她也只能用“凶”去对抗所有人,对抗这个世界对她的不公!因为她觉得:我爸妈死了,所有人都觉得他(弟弟)是我的责任,明明做错事情的不是我,凭什么你们都冲我来!

电影《我的姐姐》

在21世纪的今天,她想成为独立自主,拥有自己生活的女性这个要求一点也不高,更没有冒犯任何人。但,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冒犯她呢?而最冒犯她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弟弟。

他分享了自己的父母,分享了家人的爱,甚至分享她的财产,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现在要分享她的人生。

电影《我的姐姐》

然而这个严重冒犯她利益的人仅仅6岁,他哭够了就要吃饭,他闹累了就要睡觉,她就要背着他走回家。当他在她的背上说,你跟妈妈一个味道时。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或者有姐姐的人,或者失去母亲的人都会忍不住的。不论我们多大年龄,是6岁还是60岁,我们依然会有对妈妈的依赖,如果妈妈不在了,这个依赖便会转移到姐姐的身上,只因她们有一样的味道,这是人情,也是动物的本能。

电影《我的姐姐》

可能在那一刻姐姐也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毕竟父母突然离去的打击没有留给她思考的时间,去认识和接受一个事实,也就是在父母离去的那一刻她自己的身份也变化了。

电影《我的姐姐》

姑妈所说的“长姐如母”不论你承不承认,这都一种是超越情感和思想的动物本能,是我们作为真核域-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动物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这种高级生物赖以生存的本能之一。

姐姐动摇了,夜晚,姐弟二人,弟弟对想去北京的姐姐说:你等等我不行吗?

姐姐答: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啊。

弟弟:我只有你了......

电影《我的姐姐》

于是,凶过之后,王源口中的细腻,柔软......也随之而来,姐姐的选择,故事的结局,我想有必要,也十分值得留给大家亲自去见证和感受。

电影《我的姐姐》

但我想这个故事之所以这样的平淡又深邃,真实又戏剧,可能它的一部份来源于编剧的真实情感。因为张楚对王源说,是编剧游晓颖找到他说自己创作的这个剧本也是表现了自己生活的一个面,所以希望张楚用《姐姐》这首歌为这部电影注入一些音乐艺术上的诠释。

于是张楚很痛快地答应了,因为他觉得在那个时代自己写的《姐姐》也是从生活的原点(家庭)向这个世界走去,然后她也会碰到这个原点(家庭),比如说家人的不理解,现实中无法实现的很多东西......对,张楚的话一如既往的那么虚无飘渺,这还是经过我稍微梳理一下的原话。

但,我想,大家自会各有各的懂吧。

最后我想说,非常感谢这部电影的存在,张子枫的表现在戏里让我非常感动,凶过之后的柔软会显得更柔软,柔软之前的凶也显得更凶猛。强烈的对比是戏剧,表演,文学,乃至各种艺术的普遍手法。但掌握起来却又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但起码在这部电影中张子枫做到了,超越了之前在《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中的两次“鬼魅一笑”。

从“一笑”到“凶”再到“柔”,也让我们在这张年轻的脸上看到演技和成为00后影后的无限可能性。希望她像故事中的姐姐一样,坚定自己的理想,开启自己的影后之路吧。

张子枫

也非常感谢这部电影的存在,让我少年时的偶像与当代少年的偶像一起平等对话,只用音乐去勾连思想,各取所需,而不是名气和什么世俗之见。

王源《姐姐》MV